少婦的味道 - 一逼情色電影

說來比較慚愧,我在之前一點實際的性經驗都沒有,對高潮的認識,只是手淫後的射精。jj還沒機會和bb會過面。

我沒事常喜歡到隔壁,一來無聊,二來,還是想接近女醫生。女醫生性格開朗,比較喜歡說,和我就比較能聊到一塊。她家裡的那些事情,我漸漸的就很清楚了,當然,她還沒說和老公的性事。

有一回,我剛到隔壁,她就和我說,剛才來了個病人,真噁心。我問怎麼回事?她說,他是來看陽萎的,問了她很多問題,擺明了是調戲。我說他問什麼了?她說: 他老問,為什麼他現在硬不起來了?一定要老婆用手弄弄才會硬等等,硬不起來你就別幹就完了不是。哈哈,她肯定覺得你是有經驗的才問你啊。去,你小孩懂什麼。他是病人,我不能態度不好,否則早趕他走了。我心想,這是個機會啊,往這方面發展一下,就接她的口說:我是不懂啊,我還沒女朋友呢。 啊?你的意思是你還沒有過?是啊,你教我啊?她臉一紅,笑著說,:我怎麼教你啊?你真流氓。可別說我流氓,讓我幹流氓的事我還不會呢。那好吧,等你有了女朋友,辦事的時候有問題,我再來教你。你說的噢,好的。

第二天晚上,是她值班,我吃了晚飯後就走到了她的辦公室,她可能剛看晚一個病人,在水池裡洗手,背對著我。夏天的白大衣下,顯示出清晰的三角內褲和胸罩帶子,那豐滿的屁股看的我jj蠢動。我輕輕的走了過去,裝做隨意的樣子在她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。誰啊她嚇了一跳,突然轉過身來,兩手高舉,從袖口處,我看到了黑色的腋毛。是你啊,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是哪個色狼的。哈哈,你也會害怕啊。你來幹什麼啊?她問。沒事,來看看你,陪你聊聊天。 好啊,我正空著呢,晚上也沒什麼人來,病人也還安定的。說著,我們就坐著聊了起來,天南海北的。不知不覺,聊到了我身上。

你還沒有女朋友啊,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?

好啊。

那你要告訴我,你有什麼要求。

沒什麼的,你先多介紹幾個再說啊,總要好看點的。說真的,我沒什麼具體的要求,只是覺得是個女的都好了。

你是不是有問題啊,這年紀還沒女朋友?她和我開著玩笑。

怎麼會有問題啊?我有沒有問題我自己難道還不知道?

你都沒有女朋友,你知道什麼啊?

那怎麼會不知道啊,我猶豫了一下我每天早上總知道自己行不行的吧?還有…

哈哈,每天早上這樣?她笑著,豎起一根指頭。她比我大8歲,我想,她可能覺得我是小孩。我有點臉紅,但同時又感覺有點刺激,下面也有些意思了,不過還好,沒全硬,否則夏天,會很明顯的。但我還是調整了一下坐姿。我注意到她敏感的掃了我的檔部一樣,扭了扭身體。

我突然覺得,似乎話題可以稍直接點。就問:我真的請教你個問題好嗎?

問就問啊,還文縐縐的。

哦,是這樣,你說包皮太長會不會影響那個啊?

什麼啊?哦,我明白了,你很長啊?嗯,有點。

一般是不會的,關鍵是…,咳,你叫我怎麼說啊?她顯然覺得有點突然,有點不好意思。你直說啊,我這不是向你請教嗎?

那,看具體情況的。她的聲音低了許多。什麼情況啊?我追問。

是這樣的,看你那個的時候,包皮是不是能退的下來。什麼那個的時候?哦,我還沒做過呢。

我知道,但你應該明白的,你在硬起來的時候包皮能不能拉下來?她含糊不清的問著。

我不知道,應該可以吧?

什麼應該可以啊?難道你不知道啊,你不手淫嗎?她顯得有點急。

這個,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有的。

那你做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退下來啊?

哦,我明白了,可我沒注意。

那你不洗嗎?

洗什麼?

洗那裡啊?

洗的。

那你洗的時候翻開龜頭嗎?

一聽到她說龜頭,我覺得下面好像差不多了。能翻開,可是,那是軟的啊?

哦,對了,哈哈。我說不清楚了。她大笑了幾身,渾身抖動,乳房在白大衣下搖著。

我有些激動了,衝口說,那你幫我看看好嗎?她瞪了我一眼,沒說話,表情很奇怪。我覺得她是願意的,趕緊就從短褲裡拿出了陰莖,這時候的陰莖處於半硬狀態,有些大:你看看。她紅著臉說你怎麼就拿出來了?你看看嗎,我反正已經拿出來了。你真是的。說著她眼睛轉向我的陰莖。這時的陰莖被包皮覆蓋著,看不到龜頭,口子看上去很小。你翻下去試試?怎麼翻啊?我故意裝著不懂的樣子。

就這樣啊她有點急,伸過手來,捏著我的陰莖頭,把包皮往下拉。陰莖在接觸她的手的一剎那,怒張了起來,堅硬無比,結果,她一下沒把包批翻下去。

,你很硬的,好像有點緊她俯過身來,有一隻手扶住陰莖另一手輕輕的往下翻,有點難,但終於翻了下來。陰莖被翻下的包皮卡住,龜頭變得有些紅黑。

痛嗎?她把包皮有翻了回去。放開了手。

有點我自己撫摸著,答道。手沒挺,輕輕的在她面前來回擼著。

你幹嗎?

有點想?

你平時經常這樣嗎?她紅著臉,看我手淫,卻沒有制止的意思。

是的。

多久一次啊?

不一定的,一般一兩天。我繼續動著。

你真該找個女朋友了?她輕聲的說。我這時候很激動,想射。

你幫我弄弄好嗎?你的手很舒服,我想射?我走近她身邊,拿起她的手,放在我的陰莖上。她縮了一下,還是捏住了我的陰莖,輕輕的對我說到裡面去吧。 說著,她站了起來,把我帶到裡間的一個水池變上,把我的jj對著水池,站在我右邊,左手扶著我的背,右手幫我撫摸著陰莖,手法熟練。我乘機將手搭在她的腰上,撫摸著她的腰臀部,鼻中聞著她的香味,jj裡的精液就到了口頭了。我呻嚀著說:快點。她加快了頻率,突然,一股濃精久噴了出來,她的手沒停,繼續著,我舒服極了,右手往下使勁摸她的屁股,她的喘氣聲明顯粗了,手還是繼續著。

最後,我平靜了一點,她也逐漸停了下來,打開水龍頭,洗手,同時也幫我洗著陰莖,笑瞇瞇的問我:舒服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