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的时光总是令人觉得很短暂。很快,两个星期过去,妻子从娘家搬回来了,我和玉娴的激情犹如被冷水浇过一样嘎然而止,还好,妻子没有发觉家里有什么不一样,她的老公每天晚上还是死死的睡在她身旁,唯一不同的是性慾好像高涨了些,由于怕动了胎气,她老是不愿意做那事,我想借助她的肛门解决,她又怕疼,最后都只能由她用大腿夹着我的弟弟一射了之。
我和玉娴在家里好像回复到以前那样相敬如宾,虽然我们心里都有那未完的渴望,可是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,毕竟女主人也不是吃闲饭的主,女人的第七感觉很容易觉察到另一雌性那种气味的。看得出,玉娴更是小心亦亦,唯恐我们的私情被发觉,人也收敛了很多,连游泳池也少去了。

然而,对对方不停的思念和肉慾的驱使,令我忍不住铤而走险。有一天,趁玉娴下水那难得的机会,我也下去装着锻炼一下,在池里我匆匆跟她说我今晚去找她,玉娴紧张得拚命摇头,我没说什么,只是微微笑着决定地看着她。玉娴知道我的主意已定,幽怨的眼神狠狠瞪了我一下,就匆匆忙忙上水回屋里去了。
那天晚饭,我特意斟了一杯十全大补酒给妻子,跟她说喝了可以补补身子,安胎也有帮助。妻子竟也听话地喝完一整杯。吃完饭等我洗好碗,她已经喊着有点头晕,要去睡了,我正巴不得她这样呢,扶了她进房,我去打了一盘水给她擦过脸洗过脚,就安顿她上床先睡了。
玉娴也是吃饭之后早早自己就进她的睡房去了,我洗过澡,独自在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,看看已经10点了,就也回自己的睡房躺在妻子旁边,这时候妻子已经睡熟得像个婴儿一样,看来那十全大补酒会使她一觉到天明的了。
躺了快有一小时,我为那即将到来的刺激时刻而兴奋,心也在狂跳不已。大约到了11点半,我假装推了推妻子,她动也不动,我就轻轻下床披上睡袍,听着自己咚咚的心跳声,踮手踮脚地来到玉娴的房间门口,我不敢敲门,直接就拧了一下门的把手,门开了,玉娴没有反锁。
我暗自高兴着,快速进入,然后转身把门关好,透过窗外微弱的光线,看见床上盖着被单的玉娴,我一到床边马上就压在她身上,只听见细如呼吸的声音:「色胆包天了,你就不怕?」
我说:「我好想你,忍不住了。」
她又低语:「想我什么了?」
我回:「什么都想。」
说完之后热吻就舖天盖地的降临在两个人之间。
我把睡袍拉掉,把内裤也脱了,翻开被单就钻进去,只发觉玉娴身上只穿着乳罩和小内裤,温暖如绵的肉体顷刻间把我重新带回温柔乡裏,我忘情地扒掉她的内裤和乳罩,疯狂舔吻着她那透着女性香味的乳房,小腹,大腿,玉娴也兴奋地亲吻我可以亲到的地方。
我把她两条大腿分开,头就埋就两腿之间,一股熟悉的气味把我顿时刺激得膨胀欲裂,狂热地吸吮那粉红的阴唇,淫水大量涌出她的阴道,我们都为久旷的慾望而颤抖。
玉娴扯着我的头髮不断的说:「上来,上来呀……。」
我离开她的阴部,纵身压上她的身上,坚硬的阳具已经找到湿润的阴阜,腰一挺,阴茎就穿过紧窄的阴道全根直入她的蜜穴里,「噢……」玉娴长长的舒了口气,双腿很自然的紧夹住我的腰部。
我知道她是要好好感受一下这久违了得充实感觉,我没动,就让她那么紧夹着,敏感的龟头似乎已经抵着了她的子宫。
大概过了5分钟,我开始蠢动,玉娴也稍微放鬆了两腿。畅快的感觉使我们两个忘情地紧紧抱着对方,嘴巴疯狂互吻着。
在这特定的环境下,我们不敢玩什么花样,我就那样压着她拚命冲刺,两个人都压抑着不作声,然而高潮也紧张而比平常快地到来了,在喷射的那一刻,我们拚命把对方的嘴巴吸得紧紧的,只是听见闷闷的「唔、唔」声,延绵不绝的快感令我们陶醉,高潮过去,玉娴的两条腿已经把我的臀部紧紧扣在她的小腹下面了。
一刻激情后,我们抱着再躺了一会儿,抓紧时间互相爱抚对方的身体,很快我又膨胀起来,还是按照男上女下又做了一次,同样的我们都在刺激的快感中同时到达高潮,大量的精液已经灌满了玉娴的阴道,两个人的屁股都湿得一塌糊涂的,但是我们却享受这一刻的放任,液体的润滑把两个肉体交缠带来快感推向更高峰。
我不敢在玉娴的房间久留,和她依依不捨吻别后,起来穿衣準备离开了,手不经意地抄到一小布料,我知道看不见是什么,但是大概知道是玉娴的小内裤,我不露声色地把它抓在手心里,道别了玉娴,回自己的房间去了,我没忘了先把那秘密藏藏好才回去。
快乐的日子在玉娴要搬到大学里的宿舍的时候结束了,我们都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,毕竟这段男女之情只是我们情慾发作时候的不伦之恋。
当大家回到现实才发觉,她有她美好的前途,我有我自己的家室,我们还没有勇气可以放弃自己的所有而冒然闯入未知的世界。但是,我们不后悔所经历的这段情,因为我们在那特定的时段都需要那么一种异性的慰藉。
我不知道我留给玉娴什么,但是我知道玉娴留给我的是一个青春美丽女孩子的朝气,还有她那让我回味无穷的迷人风彩,当然,还有她那让我爱不释手的洁白丁字裤。